主办:中共济宁市委政法委员会 济宁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济宁长安网 > 政法英模

女生们喊着要嫁的这帮人,有人为他们写了本书

2017-04-27  

女生们喊着要嫁的这帮人,有人为他们写了本书


  中国长安网记者 郭美宏 闵玥

  “给我一个公大男朋友吧!”

  “天啊,好想要个这样的男票,不过别要我叠成这样就好。”

  “作为一个公大男生的女票,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男票早晨起来把宾馆被子叠成豆腐块儿!!!”

  ……

  豆腐块的被子,没有任何杂物的桌面,从墙壁到床单干净一致的浅蓝色……今年3月末,一条题为《这个学校的男生宿舍火了!这一汪清流女同学都喊着要嫁》的微博引发万千网友关注。

  有公大学生跟帖:从“入室抢劫现场”到一尘不染,只需五分钟;公大女寝室也是清流……截至目前,#公大男生寝室#话题,仅微博阅读量就达1.4亿。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木樨地校区)大门。 中国长安网记者 闵玥 摄

  “清流”是怎样炼成的?

  刑懿,辽宁人,涉外警务16级,大一学生。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是他的第一志愿。

  进入公大,穿上警服,就如同一滴水融入了大海。

  选择意味着接受,当头一棒便是“警务化管理制度”——

  规定时间内必须完成任务、严格的请销假制度,一切行动都要上报……

  本能的排斥。

  但……

  刑懿略带感慨地说:“与其说公大是半军事化管理,倒不如说是从细节上来对刚入学的‘桀骜不驯’的我们进行雕琢。”

  “内务,公大学生的‘痛点’之一,万没想到会因此‘走红’网络。”小说《警色青春》的作者管彦杰说。

  最近他正在准备带领刑懿这届大一学生参加安保活动。

  与此同时,一组以警校生活为背景的网络情景喜剧正在筹划中。

  管彦杰说:“公大的学生本色出演,没有领导要求、没有官方组织。就是喜欢,就是对这支队伍、这种生活有感情!”

  警校生活的一天

  清晨六点半,集合号响。

  目标楼下集合地。

  从一楼到六楼全部“不消停”——

  “快点,快点!”

  “你这帽子没戴正,赶紧的,我给你正一正!”

  一米五宽的楼梯上是齐刷刷的黑色皮鞋,配合着杂乱紧张的小碎步。

  “稍息!立正!”

  “报告队长,14级中队,应到133人,实到130人,一人督查,两人病假,报告完毕,请指示!”

  “带走早操!”

  “是!”

  “一,二,三,四!”

  一排面整齐,一列面划一。

  浩浩荡荡的队伍跑向操场,开始早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木樨地校区)操场。 中国长安网记者 闵玥 摄

  上午十点整,励警楼304教室,法理课。

  从老师到学生都身着帅气的藏蓝色制服。每每集体出现,总是最亮眼的那一抹。

  课堂上更是如此,坐在最后一排向前看,齐刷刷的肩章反射出银色的微光。

  ……

  这是公大学生极为普通的一天。

  这样的场景在小说《警色青春》里也时常出现。

  这部小说被称为“中国第一部全景式描述顶级警察大学校园青春生活与本世纪以来青年警察生活最真实现状的小说”。

  警校生,这个在外界看来封闭和严肃的群体,在这部小说里展现出了别样的风采。

  管彦杰,人民警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师,2017年初出版了小说《警色青春》,赢得了警校学生广泛的传阅和点赞。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木樨地校区)学生在上课。 中国长安网记者 闵玥 摄

  从青葱岁月到为人师表

  创作《警色青春》这部小说,起于管彦杰2009年在酒桌上一句“顺嘴”的承诺。

  一个已经毕业的公大学生提出,市面上很少见到反映警校生活的文化作品。

  “不如管队你来写?”

  “写就写!”业余就喜欢文字、音乐的管彦杰一口应承下来。

  于是有了这部39万字的小说。

  管彦杰的的办公室在操场边上的几排平房中,红房顶、红砖墙,这里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也是这个校园最有年代的建筑。

  走入办公室,左手边一整面白墙上只挂着他的警帽,十分醒目。



  管彦杰在办公室。 中国长安网记者 闵玥 摄

  正如他在《警色青春》一书中的宗翰海队长协调集体的统一性和个人的个性,管彦杰自己也是这样做的——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虽然出国机会难得,但孩子的身体重要,我们建议您先带孩子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察,否则去那么远的地方的确不太安全。”管彦杰对电话另一端的家长说道。

  “学生的时候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就行了,但现在当了队长,要对200多名学生负责。”从学生到队长,管彦杰感觉这是其中最大的不同。

  在校工作期间,管彦杰带领学生多次参与大型活动的安保任务。

  2008年,管彦杰担任北京奥运会举重场馆安保志愿者指挥,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安保志愿者团队负责人。

  他带领174名学生在举重场馆日夜奋战,不仅要与奥运安保协调小组联络,还要与其他各工种志愿者团队协作衔接,对往来车辆进行24小时检查,赛事期间还要对每个人进行安全检查,并要全程做好后勤保障。

  那一年,团队获得了集体嘉奖,他个人也荣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三等功。

  作为公安情报学13级四区队学生,朱星雨参与了杭州“G20”安保,与西湖分局反诈中队的师傅们去广州、福建一带抓捕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

  “抓捕嫌疑人的事,此前只是存在于老师们的授课中、影视资料和纪录片中,如今在自己的身上真实地发生了。陌生的环境,狡猾的嫌疑人,日复一日的蹲守等待……”,朱星雨接着说,“这不仅是一份工作,一份任务,更是对国家、对群众安全的负责。”

  “若干年以后,发现自己走在人群中总是会把腰杆挺的笔直,脚上的皮鞋总是擦得锃亮,手中的垃圾总是精准地丢进了垃圾桶。那么,我一定会在心里默默给公大点一个赞。”朱星雨认真地说。

  当选区队长时,管彦杰老师与他的那次彻夜长谈,刑懿终生难忘。他清晰地记得管老师的话:“走入公安大学,未来似乎就被确定了要做警察,但是也要有自己的追求与想法。”

  警色青春,一段别样、刻骨的年华;警色青春,每一步路都起自内心、始于脚下……

  中国长安网北京4月27日电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