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济宁市委政法委员会 济宁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济宁长安网 > 梁山

好汉故里,崛起文化新名片

2017-12-28  

提到水泊梁山,人们想到的第一张城市名片便是古典名著《水浒传》,想到这里是好汉故里;第二张名片,便是全国闻名的专用汽车产业基地,每年从这里走出去的数以万计的专用汽车队伍,跑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每一条公路。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英雄气概的城市,如今正崛起一张响当当的文化新名片——“中国出版物发行产业基地”。

这里,有图书研发企业36家,发行60余个系列品牌,涵盖15000多种单品,形成了一支1.2万余人的发行队伍,图书发行范围覆盖全国除港澳台之外的所有省、市、区。2016年教育图书销售码洋128亿元,数字产品初具规模,年销售额达8亿元。全县从事图书研发和印刷业的人员达3万余人,并俨然形成了一条教育图书产业链。

 

因穷思变,麻袋包扛起中国教辅图书半壁江山

 

强有力的编辑队伍、现代化的印刷车间、覆盖全国的销售团队……日前,记者来到了梁山经济开发区的山东天成教育集团。作为在全国图书出版业都首屈一指的大型现代企业,你很难想象,他的董事长雷其清在30年前仅仅是一名黄河滩上的代课教师。

回望创业之初的艰辛,雷其清告诉记者,企业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初衷用四个字就能概括——“因穷思变”。的确,雷其清出生在黄河岸边一个非常贫苦的农村家庭,为了养家糊口先后他扛起麻袋包贩卖教辅材料第一次接触到图书行业。不过,也正是这一次机会,他挖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并一点点积累成立了自己的书店、图书出版公司,直至发展成为今天的教育集团。目前,集团主要产品《三维设计》《创新方案》《名校之约》3大图书品牌2千多个品种,涵盖高中全科目全品种以及阅读、作文、听力、实验报告册等工具书。

雷其清的成功在梁山不是个例,在这个黄河滩边的小县城里,还有很多人有着类似的经历。山东金榜苑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王朝银同样也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典型。创业之初,面对“‘泥腿子’还想编教辅书”的冷嘲热讽,王朝银不以为然,他北上南下,聘请资深编辑300余人,签约1200余人的名师研发团队,组建了一流的编辑和作者团队,走出了一条独立研发的路子,现拥有品牌图书《创新设计》《步步高》系列,及初中、小学、学前等丛书。图书发行范围覆盖全国除港澳台之外的所有省、市、县区。其中,高三总复习类教辅书已占全国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

梁山县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改革开放初期,梁山县赵堌堆、小路口一带黄河滩区的农民,从外地批发来教辅类图书,向附近县市推销并逐步发展成梁山民营出版印刷业的雏形。2004年,为了让混乱的民间出版业更加规范,梁山县成立独立建制的县新闻出版局,还成立了梁山县书刊发行业协会。一时间,梁山的教育图书出版业秩序井然,市场份额逐年扩大,仅在国内高中教辅市场,梁山就占据三四成,被业内称为“梁山书业现象”。

 

纸、数、网全面融合,拓宽教育图书产业发展新空间

 

学生上课不用拿书包,只需要一个平板电脑;老师讲课,不用拿粉笔、擦黑板,电子笔写满一个电子屏,点击“新建”即可出现一个全新的屏幕。一节课下来,老师所有的板书还能生成电子文档,传送到学生的电脑里——这样一个神奇的发明,便是天成教育集团的“智慧课堂”。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梁山教育图书产业开始迎来一次全面的转型。深知创业艰辛的产业大佬们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互联网时代只有更多地将现代科技应用到传统行业上来,才能更好地赢得市场,否则终将被市场淘汰。雷其清表示,当前数字化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广度,越来越深地影响着各行各业。面对新形势,传统图书出版产业必须转型升级。目前,除了智慧课堂外,天成教育集团还通过对云端部署、科教设备、移动终端软硬件的研发,建设了中国好课堂学习平台。该平台深度加工整合优质传统教育资源、YOUNG课、APP等教育资源,达到多媒体一体机、手机、ipad等硬件设备端的内容共享和运维管理。目前,该平台运行稳定,取得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教师可以通过“教师中心”查阅大量原创精品课件或者利用海量题库为学生命题;学生则可以通过“学生中心”收看全国名师视频公开课、查阅三千多种数字图书……作为金榜苑由传统出版产业向数字出版转型的代表作,91淘课网同样不得不提。

王朝银告诉记者,从2010年开始金榜苑便着手数字产品准备工作。目前,旗下91淘课网已经成为一个面向全国高中、初中师生使用的在线学习数字资源平台,并在3800多所学校应用。此外,其自主研发的智能作业批阅系统,更是具有秒批选择题、自动统计分析、科学管理错题文档多项功能,2分钟即可批完一个班的作业,还能统计学生易错点,大大提升了教学效率。“数字产品的研发生产,一方面为企业产品增添了新鲜血液,赋予企业新的生命力和竞争力;另一方面,也增添了纸质产品的科技含量和使用功能,拉动了纸质产品的销售,实现了数字产品与纸质产品的优势互补、互相促进和一体发展。”王朝银说道。

 

构筑“教育超市”,完善一站式大教育产业链

 

从原始社会的生存教育,到奴隶社会真正教育的出现再到春秋时期私学的兴起……采访中,记者还参观了主题为“千年载道,以文化人”的天成教育博物馆。这家博物馆的建立,不仅仅意味着全国第一家民营教育博物馆的出现,更是梁山教育图书产业从传统出版迈向数字出版之后,再次延伸至“大教育”文化产业链的象征。

作为该博物馆的创建人,雷其清告诉记者,虽然教育产业与出版产业是两大产业,但也存在着丝丝缕缕的紧密联系,在两个产业的融合中找到新的发展的空间,不失为一条可行之路。“目前,我们在做好传统纸媒和新兴数媒的基础上,已经越来越多地由‘文化制造’逐步转向‘文化服务’。也就是教育需要什么,企业便生产什么。让企业逐步由单一的图书生产,转变为一个包罗万象的一站式教育超市。”雷其清告诉记者,所谓“一站式”服务大教育就是学校做好校舍建设外,其余的工作均按照学校思路由企业来完成,包括高科技的教学器材、实验室、化验室、录播室、体育器材、监控设备、国学体验馆、校园文化等。目前集团已经先后成立了中文天成科教设备有限公司、天成思域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天成书派电脑科技有限公司、国学体验馆、研学旅行部,建设了天成教育博物馆。在上海、杭州、青岛、济宁设有专门的设计室,打造了多个具有丰富文化传承的人文校园、凸显鲜明特色的活力校园。

采访中记者获悉,如今梁山教育图书产业更处在高速转型期,梁山县委、县政府更是把教育图书产业列为全县重点支柱产业之一,从政策、资金、环境等方面全力给予支持。总投资20亿元的印刷发行产业园,目前已完成投资12亿元,入驻企业20余家;规划了数字产品研发、电子商务中心,已完成投资3亿元,完成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以“创新发展 服务教育”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梁山)教育图书信息化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也将于12月22日至24日在梁山举办。相信梁山蓬勃发展的教育图书产业今后将会与教育服务、传统文化和现代教育三大领域的融合发展中,找出一条引领产业发展的新途,把梁山教育图书产业打造成在全国业内引领发展、引领教育,引领未来的一张梁山文化新名片。

 

热点资讯